monet

周日上午去看了画展:Monet in Normandy。以前在Boston 看过一次印象派画展,其中有不少莫奈的作品,不过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这一次的展出,主题是莫奈对诺曼底的写生,年代跨越几十载,从早期一直到其临死前。早期的作品还懂得欣赏,而晚期的几幅画,模模糊糊,信手涂鸦,实在看不出好在哪里。

结果旁边的两个老先生结合自身的经验给我说法:莫奈到晚年,一个是手下越来越自信,不再需要忠于现实、注重细节,而更讲求感觉,更自由;另一个,是早期的作品都focus明确,物是物、人是人、景是景的,到了晚年,则融会贯通,看出去整一个世界是息息相关连的,因此画也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。

接受教育之后再看,果然是那么一回事,就好像眼睛忽然一亮,莫奈在画里的寄托跃然而出了。

顺便又去博物馆别的展厅转了几圈,看了罗丹的一些雕塑,以及毕加索的一幅画。不得不承认,毕加索是彻底看不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