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夜里跟David的舅妈、表哥、表嫂一起吃饭。老太太说想买个电脑,媳妇问,“你要电脑干什么?”老太太说,“可以发email啊。”媳妇笑说,“开玩笑!你有什么人可以发email?”我忍不住插话说,“可以给David发,也可以给我发啊。”于是媳妇又说,“你年纪这么大,用电脑对身体不好的啦。”儿子手里有许多闲置不用的电脑,老太太要,儿子很干脆的拒绝说,“No”。老太太默然。

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,『译林』杂志搞过的一次翻译竞赛。至今我对那篇英文散文记忆犹新。作者回忆起幼时的某个假日,全家人聚集在老祖母的房子里,母亲和姨妈们看见房子里堆着许多东西,就说,“这么多垃圾。”于是纷纷动手,帮老人清理屋子。老太太说,“这些我都不想扔的啊。”女儿们说,“不扔掉干什么?这辈子你都用不到。”于是老太太默默的站在一边,看女儿们扔她的“垃圾”,孙子则默默的看着老太太。许多年后孙子回忆起来,就有了这篇淡如日影的散文。文章的名字忘记了,似乎是“intercontext”什么的,中文大意是“字里行间”,因为文章写得很含蓄收敛,责备之意在字里行间藏得很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