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夜看的对谈节目,双方一个是离家出走的少年,一个是天主教的神父。起因是这样的:少年出身在美国中部的保守家庭,被父母发现是gay,被赶出了家门。

他对那个神父说,“I thought Catholic churches are anti-gay.”

神父回答说,“It depends. To me, I don’t think we should turn against people for something they can’t help。”

让我很感动的,则是他接下来说的那句话,“Don’t hate your parants. Their reaction is also something they can’t help.”

我觉得这第二句话,真正是得了宽容精神的三昧。普遍认为,人的行为是当前思维状态(state of mind)下的结果,因此人是有控制的;然而思维状态实际是在个人的控制力之外的;普通一个人,并不是自身思维状态的主人,而是奴隶。就像吸毒者,明知道不该继续,但是没法戒止;实际上,日常生活中我们的许多念头和行动,亦是如此。比如一个浅薄的人,一个市侩的人,一个暴戾的人,一个贪婪的人,一个猥琐的人,一个狭隘的人……种种行为令人厌恶。然而众多可知、不可知的因素,长期作用的积累,造成了当前他们是如此这般的内心,只能如此表现。

理解了这一点,对别人才会有真正的体谅、宽容、怜悯,否则只是忍耐和克制而已。这位神父很是了不起。而我自己,明知对有些人应该宽容些,可还是克制不住的要很反感,这是我目前的state of mind。I can’t help either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