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国导演Werner Herzog是我始终以来非常敬仰的一个人。他的纪录片、电影,总是需要很有耐心,才能细细品味完而不打瞌睡,但事后回想起来,却又是念念不忘。实际上,你都很难区分,他的哪部片子是电影,哪部是纪录片。

昨天夜里看了他在1982年拍摄的『Fitzcarraldo』(陆上行舟)。故事大意是讲亚美逊森林里的一个名叫Fitzcarraldo的白人,先是为了造一条横跨安第斯山脉、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铁路而破产(铁路最终也没有完成),后来又希望在雨林深处建一座歌剧院。为了筹集资金,他购买了一片无路可达的橡胶林,开了一艘大船去开采;为了前进,在土著印第安人的帮助下,他甚至把整艘的船拖过了一处山顶。

拍摄过程中,Herzog拒绝使用模型,而是真的把一艘大船拖过了山顶。他也拒绝在文明所达之地拍摄,而是进入了雨林深处(片中有一个四处眺望的镜头,不在雨林深处是拍摄不到的);作为代价,他的男主角得了热带病,在片子拍到一半时退出,Herzog不得不全部重拍。他回到德国寻求追加投资时,别人劝他,放弃这个项目算了,他回答说,“除非我死。”

这个长相很有些古怪的Fitzcarraldo,他的一条筋的热情,单纯的让人难以置信。但是看着片子,你就完全被说服了。Fitzcarraldo的最终扮演者Klaus Kinski是Herzog幼年的邻居,也是一个性格极其独特的人。后来Herzog还专门拍了一部关于Kinski的记录片,叫『My Best Friend』。

大船行进着,密密的丛林里传来猎头族的战鼓声,船员们心惊胆战,而Fitzcarraldo却放起了他心爱的歌剧,歌声在河面上回荡飘扬……这是一个会长久萦绕在你脑海中的镜头。

向Fitzcarraldo,以及Herzog,这些追求梦想而不计代价的人致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