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说明太祖朱元璋请人给自己画像的时候,无论画得怎么逼真,老皇帝总是不满意,直到有个聪明的家伙,把他画得慈眉善目的,太祖才微笑点头。由此可以推测,老朱的真面目一定是很凶恶的。

若是看了吴晗的『朱元璋传』,一定也会留下“朱元璋凶恶”的印象:满篇都是他酷刑诛杀犯罪官吏、大肆屠灭开国功臣的描述。但吴晗忽略的是时代的大背景。

许多人的印象里,元末天下大乱的原因,乃是民族矛盾。但实际上,民族矛盾是起义军的宣传口号,并不是元朝倾覆的主要原因;真正的原因,乃是元末吏治的极度败坏。后来朱元璋得了天下以后,自己写文章,里面不得不承认说,自己的祖先其实也享受了蒙古人统治下的太平岁月;可见吏治若清明,民族矛盾并不激化。

朱元璋面临的是一个腐败的局面,新王朝的基业奠定,在于他能否扭转这个局面,这是一。第二,他于农民的苦难有深切的体会,反过来,对于贪官污吏则有深切的痛恨;这是感情上的因素。因此他对于吏治痛加整顿、大肆诛杀。在那个民和官吏利益对立的年代,对官吏严,就是对百姓善,对官吏仁慈,则百姓必受其害。吴晗对于此视而不见,把朱元璋描述成一个心理变态的残暴者,是欠公允的。用马克思主义的话讲,吴晗所持的乃是统治阶级的立场。

我对于朱元璋,倒是很有一种亲切感。有两件小事,很能体现他亲切的一面。一是他问孙子(也就是后来的明仁宗),“尧、汤时水旱,百姓奚恃?”仁宗回答说,“恃圣人有恤民之政。”朱元璋听了非常高兴,夸奖说,“孙有君人之识矣。”这是祖父对子孙的教育,也是他自己的施政纲领。他是农民出身,经历过天灾人祸、家破人亡,所以现在成了天下的统治者,他要成为百姓的依靠。

另一件,是当时的神童解缙,少年成名得志,二十出头已经是朱元璋身边的近臣了,深得老皇帝的欣赏和信任。不过年轻气盛,难免傲慢和得罪人。所以朱元璋让解缙的父亲把他领回家去,说,“大器晚成”,让他好好读书,十年后再来。这是长者对年轻人才的保护和培养。十几年后解缙能够称为明成祖一朝的重要大臣,实在应该归功于朱元璋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