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开始修习禅坐以来,很久没有生病了。到了美国的前几年,我一直就感冒发烧不断,所以从最近一年多的平安里,我很能体会到禅坐对身体的好处。上个礼拜还为此在跟人沾沾自喜的吹牛,并且取笑毛毛禅坐不勤,所以总要感冒,随即自己就很不争气的病倒了。

病来的那一瞬间,自己很清楚的能够意识到。这一次的病很符合中医理论:病因完全是自己内里失去了平衡。上周六的下午,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烦恼着,心里乱成一团麻,昏昏的,然后一个哆嗦,就开始病了。

夜里嗓子难受得很,根本没法躺着,躺着就有想呕吐的感觉;索性起来打了一个钟头的坐,感觉清净一些了,再去睡觉。周日还是跑去同师兄师姐们一起共修。然后要去吃饭,我说我生病了,怕传染给大家,就不去了。大家都说“不怕”,就一起吃了饭。

昨天症状已经轻多了。嗓子难受,听从意见买了黄柠檬,切片用热水煮了,加蜂蜜喝下去,果然就舒服多了。胃口也没有,就自己煮粥。吃完了一想,那米似乎是两年半前买的,居然还没吃完,可见平时自己下厨的频率了。不过随即就把那袋米给扔了。

到了晚上,鼻子又开始堵,就又打了个坐。开始昏昏沉沉的,气息很不顺畅;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一下子,像是一股阴阴的浊气离体而去,雨过天晴,身体随即就觉得非常舒畅。那时我想,大概病好了吧。然后下坐,病果然好了。一看时间,坐了一个多钟头。

这一次的病,来的时候和去的时候,自己都能清楚感觉到,非常精确的那一瞬间。病是好了,但致病的那些因种在心里,还是剪不断、理还乱。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“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”的境界,我想没有那份博大的胸怀,再修也未必达得到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