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Land of a Thousand Hills : My Life in Rwanda』,作者Rosamond Halsey Carr。

rwanda1

这本书是去年夏天买的,然后就搁在床头边,一直想看,但一直就没有翻开书页来。今天又是临晨3点半醒过来,睡意全无,想上网的,发觉笔记本电脑不在床边,百无聊赖之下,终于从床头柜上拿起了这本积了薄薄一层灰的书。

作者Rosamond是美国人,年轻时随丈夫Kenneth去非洲开垦种植园,就此在卢旺达生活了一辈子。她亲眼见证了胡图和图西两族在1994年的冲突和种族大屠杀。乱定之后,她把自己的种植园改建成了孤儿院,抚育冲突留下的大量孤儿。

但书的大部分篇章却没有如此沉重。Rosamond初到非洲之时,二战的硝烟方灭,卢旺达和刚果还处在比利时的管制下。她用优雅的文笔细细描述了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读过去感觉非常的新鲜和开眼界。

她在晚年回顾人生,感叹说,自己的人生道路完全是偶然小事件的结果。和丈夫初到非洲的时候,几个月下来,生活艰难困苦、难以适应,两个人又无法从比利时当局申请到土地,于是决定放弃非洲梦,开车到港口,然后乘船回美国。在去港口的路上,他们搭载了一个陌生人,这人戴了一顶红帽子,帽子被风刮落,于是他们停下车,让陌生人去捡帽子,哪知车就发动不起来了。找人来修理,被告知需要两个月的修理时间。于是只得继续呆在非洲,从此一呆就是一辈子,而这,就是因了陌生人的一顶红帽子。事隔这几十年,她还清楚记得那顶帽子的颜色。

书中描述当地的不发达和生活上的种种不方便。有一次,Kenneth的假牙冠坏了,找牙医去修。牙医不小心把牙冠掉地上,一脚踩上去,牙冠碎了。牙医只好从比利时定购牙冠,让Kenneth几个星期后再来。几个星期后,Kenneth再上门去,牙医却找不着新定购的牙冠了;把诊所翻遍之后,终于在一件衣服的口袋里找到了牙冠。于是Kenneth躺了下来,张大嘴巴,哪知牙医手一松,牙冠掉到Kenneth的嘴里,被吞咽了下去。最后这个笨手笨脚的牙医建议说,也许这个咽下去的牙冠还会重见天日……Kenneth落荒而逃。

看到这里,我实在克制不住,捧腹大笑。再看一遍,再笑一场,而睡意渐渐的上来了。于是熄了灯继续睡觉。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