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wanda2白人在非洲的处境很有些尴尬。如果一口咬定他们都是殖民者、种族主义者,似乎不是很公平;但社会和环境在人的脑海中毕竟会留下痕迹,那种优越感,在不知不觉中显露,哪怕本人都未必意识到。而在阅读的过程中,某些叙述就会显得很刺眼。

比如Rosamond讲她管理种植园的经历。通常她会每天巡视整个种植园;但若是下大雨,地面变得很泥泞,她就不愿走路了,而是让四个黑人抬着她来回;而黑人们会对她说,“今天你像个女王。”Rosamond带着轻松的语调叙述,对她来说,这是一件趣事。但我读过去就有些受不了:她甚至没有意识到其中的不合理。

再后来的一段文字,是讲非洲各国独立后,白人失去了特权。Rosamond回忆起殖民时期的日子,不甚感慨。她说,“好时光一去不再;黑人终于收回了原本属于他们的土地。”能够说出这一句公道话,阅读过程中积累的对她的一些不满,至此就释然了。

另外一处细节,是Rosamond的狗走失了,她非常伤心。不仅因为主人和狗之间的感情,更重要的,这条狗是她从美国带过来的,是她和故土、故人之间的心理纽带。

对于这一种心情,我深有感触。到美国近六年了,当初离家时父母为我装在旅行箱里的一些东西,其实早就用不上了,但一直没能扔掉。因为一扔,就仿佛自己亲手切断某些重要的连结一样,于是怎么也狠不下这个心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