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清晨,醒过来窗外雨声淅沥,心里就想,下雨了,不跑了。不过一转念,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没出息,咬咬牙也就起床了。

开车到海边的时候,果然,整个马拉松训练队的伙伴们几乎都在,不由得庆幸没放纵自己。乌云笼罩的大海很苍凉,除了我们,了无人烟,从来没这么清静过。大群的海鸟静静聚集在沙滩上,远处的群山被烟雾环绕着,真有世外的感觉了。

做完热身运动,雨渐渐的止住了,湿润的空气咸咸的,呼吸之间,胸肺说不出的舒畅。今天的训练计划是20英里,本来心里有些畏惧的,但此时此刻,就觉得整个人的状态极好,应该能够顺利跑下来。

沿着海滩一路向北,然后绕Marina Del Ray到Washington Blvd的尽头,再沿着Venice海滩跑到Santa Monica Pier(也就是『阿甘正传』里阿甘长跑的西岸尽头,那里现在还开了一家阿甘虾馆);过了Pier,再往前跑,遇到一家咖啡馆,就应该掉头。但我一边跑一边留意,怎么也没看到咖啡馆,结果就一口气跑到Malibu海滩的边缘。

一掉头,发觉有个小白孩跟着。我说,“我们肯定错过很远了。”他说,“我是跟着你跑下来的。”于是我们两个难兄难弟,一路互相鼓励着往回跑。

开始有些担心,超出训练计划许多,身体会吃不消,尤其是心脏。所以停下来喝水的时候,留意一下心脏,居然发觉明心轮启动着;我都没有专门去驱动它。于是就知道不会有大问题了。路上脚酸痛得实在厉害的时候,就努力把意念集中在顶门的禅心轮;感应到的能量很强,果然可以把疼痛隔离开来,不再受干扰。但是那个小难弟不停跟我讲话,所以常常就不能专注,而此时疼痛就又回来了。

终于坚持回到起点,一算,大约是23.5英里到24英里之间(大约38公里)。总共用了4小时10分钟。虽然跑了一大段计划外的冤枉路,不过离马拉松26.3英里的全程就更进了一步。我第一次觉得,自己是完全的准备好了,生理和心理上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