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醒过来,先给老爸老妈打电话。国内大约是九点的样子,家里客人已经散去了,父母正在看电视。老爸抱怨中央台的春节晚会说,“索然无味。”其实我在美国,倒是每年都去买了录像来看,每次都看得津津有味。

起床后就开始大扫除。仔细想了想,上次大扫除还是阿晖他们暑假来的时候做的。整整半年了。能积灰的地方都积得厚厚的,连吸尘器上都积满了尘,要先给吸尘器消尘,然后再使用。到处都打扫一遍,心血来潮,决心把浴缸也擦一下。自从三年前搬进来后,就从来没有擦洗过浴缸;反正我每次都是淋浴,从来也不泡澡,所以也无所谓。吭哧吭哧的苦干了半天,居然发现浴缸原来是白色的,而不是一直以为的浅灰色。不过现在也没能擦洗成纯白,而是一块白一块灰的,而手已经握都握不起来了。

把床单、被套、枕头也全洗了。又去Radio Shack把车钥匙遥控器的电池换了。想一想,该做的似乎都做了,伸个懒腰,很有成就感。然后就去gym游了会儿泳,蒸了十分钟桑拿,一身疲倦都散发了出来,回家睡午觉。再就等着晚上去别人家里蹭吃蹭喝了。

晚上坐到餐桌前,不由的叫苦:所有菜全是荤的。只好学六祖慧能,吃肉边菜了。主人很客气,夹了一大块鱼放在我碟子里。欲待不吃,觉得主人辛苦准备了很久,实在不忍;犹豫了半天,还是吃了下去。记得以前听释迦牟尼的开示,“众生皆有佛性;之所以不能成佛,皆因我执太深,法执太重。”当时有些困惑:给自己定一个目标,很辛苦、很麻烦的去达到,这算不算一种我执呢?今天的境遇,我突然有些明白:既然自己决定吃素三个月,如果嘴馋而作不到,那就是没出息;如果像今天这样,坚持不食,令主人伤心,则是我执。不知道这样理解对不对呢?

餐后主人非让我拿一大碗山药炖排骨回家。只好转赠毛毛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