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里做了一个梦:

梦中来到一处佛堂,佛堂里有许多桌子,每个桌子上供着一尊佛像,佛像前是信徒们供奉的各种东西。按照佛堂的规矩,你有多余之物,可以供奉;你有所需的,可以随意拾取。

我放眼看过去,不由得两眼冒绿光:许许多多的纪念章。这正是我的收藏爱好之一啊。于是我拼命的往口袋里装,两个口袋装得满满的。因为不愿意白占便宜,又放了一笔钱到供桌上,算是交换。

哪里知道,出门的时候居然要安检(做梦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)。我过去的时候,警报器就嘀嘀嘀的乱叫。保安就说,“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。”我只好把满满两个口袋的纪念章全掏了出来。安检处排了长长的队伍(估计是洛杉机机场留下的印象),于是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。

我想解释说,“啊,我不是贪婪、爱占便宜啊。我供奉了钱,来交换这些纪念章的。”但又觉得讲出来更怪怪的,好像做贼心虚一样,别人也未必信。我总不能把大家拉到那个桌子前,指着说,“看,这是我供奉的钱。”

于是就在又羞又恼中醒了过来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