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起中学时的中文老师,顺便就想起英文老师来。那是一个红光满面、气色极好的胖老头,但脾气极坏,常常对我们这群不好学、不争气的学生大发雷霆。

老头是个很固执己见的人。他常常说,年轻人不能夸奖。所以三年里面,从来没听见过他夸奖任何学生,只有无休止的批评。他是毛泽东的崇拜者。记得有一次课堂中,我脱口而出,毛泽东如何如何,他就批评说,“现在的年轻人,连毛主席都不知道叫一声。”他也常说,“你们这群小孩,都应该上山下乡去,才会有点出息。”现在想来,自然颇赞同他的意见了。

老头做事非常认真。而认真的人常常很难大方起来。记得有一次,他为了鼓励学生认真准备考试,就说,“谁考到90分,就奖励。”结果谁也没考到90分。他不好意思了,大概是怕学生认为他故意压分,就把我的分数拉到90,给了一支圆珠笔。因为我从来不写圆珠笔,随手就给了一个同学。哪知第二天,老头一本正经的跑过来,说笔给错了,把圆珠笔要了回去,另给了一支自动铅笔,且是用过的。此事成为学生中的笑柄。

那时候有一篇课文,讲美国的一对年轻夫妇很穷,到了圣诞节,丈夫把心爱的怀表卖了,给妻子买了套梳子;妻子却把一头秀发卖了,给丈夫的怀表配了一根表链。老头讲解完语法什么的,问,“你们说,这篇文章的主旨是什么?”

因为老头一向保守,大家就根据他的习性,迎合着回答,“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”,“穷人在水深火热中”之类的答案。老头坚决的摇摇头,说,“都不是!是爱情!”从那次开始,他就是我最喜爱的老师了。

另外有一件不雅的趣事。某日我课间跑去撒尿,正好老头也在。师生两个并排站着,我就紧张得尿不出来,哪知道老头也紧张,也尿不出来。两个人很尴尬的站了五六分钟,我终于受不了,拉起拉链落荒而逃。接下来几天都不好意思抬头看他。不过估计他也不好意思看我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