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.2英里(42.2公里),4小时47分钟。比我预计的慢了很多。我本来觉得应该能在四个半小时内跑完。但今天气温很高,所以体力消耗过大,就没有达到目标时间。不管怎样,还是高兴的一塌糊涂。

整个过程,尽管有一些波折,但大致还是很顺利。我最担心的心脏,一路上完全没有造成干扰。特别要感谢各位师兄师姐,专门为我打坐、祈平安。

【起跑】

闹钟设置的是凌晨四点,不过两点钟就醒过来了。估计也睡不着了,索性起床,打了个坐,用牛奶冲了一碗燕麦片吃下去,仔细检查一遍装备,确认没有问题,就开车去学校了。一路上好几处都设了路障,需要绕道而行。不由得庆幸自己提前出门;否则错过校车,就很麻烦了。

登上校车的时候,大多数队友已经在座了,小孩子们叽叽喳喳的,自己的情绪受到感染,变得很兴奋起来。大约半个钟头后,来到马拉松的起点,Universal Studio。车里开着空调,暖暖的,刚一下车,清晨的凉意还没有褪去,禁不住打了个寒战,但神清气爽,感觉棒极了,有说不出的愉快。

起跑线附近人山人海。这次马拉松有两万五千多人参加。一低头,突然发觉,脚上绑着的电脑计时芯片不见了。这个小芯片是马拉松组委会发给的,一路都有感应器,可以跟踪每一个参赛者的进度,以及最终的完成时间。没有了这个芯片,我也许就没有正式的成绩了。当时心里一下子就乱了。问身边的人,该怎么办?别人告诉我,要去找主办者。但人海中哪里找得到主办者?正不知所措时,周遭欢呼声大起,原来已经起跑了,而我还没有做完热身运动呢。只好不顾一切的随着人潮出发了。

【途中】

因为上周末训练的十个英里跑得太使劲了些,左腿的胫骨一直就很痛。周六下午眼看着不行了,用冰敷了很久。一早醒过来,还是痛;服了两片止痛片下去,但开始跑的时候,感觉还是怪怪的。不过倒不是太担心,按照以前的经验,跑一段路,就会习惯疼痛,不再受它干扰了。

今天气温很高,而我又没有很好的热身,所以稍微跑了一段,就浑身大汗。大约到六英里处,就有精疲力竭的感觉了。当时心里想,还有二十英里呢,怎么办?当然是没有办法,所以只好不去想它,只管一步一步的往前跑。也许是左胫骨痛、跑步姿势变样的缘故,很快脚底就起了无数个血泡,每一步踩下去,都是钻心的痛。不过相对于疲倦来说,疼痛算是比较容易克服的了。

事先有经验的队友告诉我,马拉松前十个英里,因为体力充沛,所以要努力控制自己,不要跑得太快,耗尽体力;中间的十个英里,要尽量保持匀速;而最后的六个英里,则是要靠意志力强迫自己坚持到底。

当跑到十九英里的时候,整个人真是疲倦到极点了。那时的感觉,就是每跨一步都像是用尽了体内的最后一点能量。不仅生理上,而且在心理上,有非常强烈的绝望,觉得自己已经到极限的极限了,而还有七个英里需要跑。

这时,我记起在哪里看到的,当长跑途中抬不动腿的时候,就努力把双臂摆起来,幅度要大;因为人体的运动是协调的,所以手的摆动会带动腿跟着一起动。这个经验果然有效,就这么又跑了下去。

过了二十四英里的时候,终点在望,体内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力气,脚步顿时轻快了许多。正高兴呢,那点子力气倏忽而来,又倏忽而去了,又变得举步唯艰。这时突然看到路边两张熟悉的脸,原来是毛毛和小胖。毛毛拿着相机对我狂拍,为了英武形象,我不得不强打起精神,大步流星往前。小胖则在旁边陪我跑了一段。幸好有他们两个,这最艰难的一段路程,就在不知不觉中跨越了。

终于看见终点线了,心里说不出的激动,有想哭的感觉。我大喊一声,“Marathon, I am coming!”在围观者的轰笑声中,一鼓作气冲过终点。

过终点的一瞬间,方才的激动突然没有了,种种疲倦疼痛都不见了,周围的喧闹也消失了,就那么一瞬间,整个人变得非常平静,一种心满意足的安详和喜悦。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体验到了成佛后的境界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