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09-24 motivation

根据分子力同学的建议,开了这个新的blog,专门用来监督自己的马拉松训练。坚持到底,就是胜利!万一坚持不下来,这就是遗臭。坚持下来,这就是流芳。以童子军的荣誉起誓,我绝不毁灭罪证。

2006-09-24 first meeting

周三(2006-09-20)中午,USC的马拉松队举行一次招兵买马会。跑过去一看,在场的有些看起来很像长跑者,但也有走一步抖三抖的胖肉黑姑娘。我么,比上不足,比起黑姑娘,还是大大有余的。台上的帅哥正在介绍,走进来个大胖子,自我介绍说是staff教练。他去年跑完了马拉松。顿时我信心大增。问了些问题,比如完成马拉松后不再坚持跑步,会不会造成问题;又比如,跑马拉松会不会减轻体重(不幸,跑马拉松不仅不减重,十有八九还会增加体重);等等。领了申请表。下决心努力,争取坚持到底。据说熬过三个月训练的,最后都完成了全程马拉松,26英里多。

2006-09-24 重鸟先飞

学校的马拉松队从10月开始训练。不过我这个月已经跑了好多次。一般都是傍晚去家后面的公园跑。绕着大草坪山坳跑两圈,15分钟的样子。虽然不多,但路是一会上坡、一会下坡的,所以很累。发觉腿不是问题,问题在于呼吸。有专业人士告诉我,上半身放松对呼吸顺畅很有帮助。试了试,果然如此。我还在努力摸索跑步时的意念。我想应该是守在两肾的如意轮,因为那是修炼轻功的人所守的。不过跑起来就很难做到意念集中。昨天(2006-09-23)早上去gym,跑了半个钟头,全身能量焕发,觉得就这么一直跑下去,几个钟头应该也可以。

2006-10-03 first day training

昨晚弄到12点再睡,睡下去的时候就决定偷懒,今早不去参加第一天的马拉松训练了。不过早上5:30就醒了过来,犹豫了一下,还是换衣服出门。凌晨的天色真是美。学校的gym门前大约集中了二三十个人。围学校跑30分钟,大约3英里的样子。我跟在四个小女生后面,她们显然是经常跑的,所以速度掌握得很匀称。但20分钟的时候胃开始不舒服。几次想停下来,咬咬牙,竟然也坚持到终点了。估计这半年的训练里,需要咬咬牙的时候会很多。一个Latino小胖子Jerry,社会学专业的新生,一看就是需要减肥的,居然气喘吁吁的在我前面,也坚持跑了下来。人不可貌相。回家洗澡,再睡一觉。

2006-10-04 Run Sean Run

第二日,早晨4点就醒了。起来打了个座,然后就出发去学校。比昨日早了一些,天色又是另一番景致,尤其是近地平线处。也只有洛杉机这样的平面城市,才可以看得见地平线处的天色。今天35分钟跑,比昨日加了5分钟。从学校跑到Down Town的Convention Center再跑回来,大约3.5到4英里的样子。路上遇到红灯,停一下什么的,所以也不是太累。跟着一个小女生跑,跑到尽头才发觉,原来她是马拉松教练之一。倒吸一口凉气。早晨的队员主要都是娘子军。大约是男孩都比较懒,更喜欢赖床吧。

2006-10-05 tired

又是3:30am起床。结果白早起了。索性又打了个坐,感应很好。然后出门去学校。今天跑30分钟,觉得格外累。不过还是咬牙坚持到最后了。也许真是空腹、能量不支的缘故:昨天晚饭4:30pm就吃了。以后试着起床吃一支香蕉。这两天是喝一杯牛奶,明显的不顶用。

2006-10-08 5.5 miles

今天是第一个Sunday run,从学校跑到7th street,再跑回来,一共5.5英里。大约花了50分钟跑完。跑得很轻松,比前几天都轻松。不知道是因为身体适应了,还是起来先吃了根香蕉,还是今天速度放得比较慢。总之跑完的时候精力焕发,对马拉松充满了信心。

2006-10-09 同去同去

今天去学校的时候,在校门口遇见center的秘书Alexis。Alexis是典型的金发美女,头发长长飘飘,像大明星一样,身材又是该大的大,该小的小,看着才30出头,实际上聊天的时候听她提起,她儿子都已经工作了。但她一点美女的脾气也没有,为人很好,平时要她帮点什么额外的忙,她总是很乐意的。一问,原来她也在训练马拉松。她去年已经参加过了,6个多小时。她训练的是快走,而不是跑。我们两个约定,以后的几个月里要经常互相鼓励、互相交换训练经验。

2006-10-10 神的眷顾

早晨起来吃了根香蕉,然后出门,准备到学校后喝点水再去跑步的,结果下车的时候给忘记了。今天跑3英里,从5号门到Fig.,到Kings转弯,到Vermont,最后从Jefferson回来。一路感觉很累,不像周日那样精力焕发。不知道是没有喝水的缘故呢,还是一路全是绿灯,没有停留一次。回到学校,队友说,我今日是得到了神的眷顾,建议我去Las Vegas试试运气。

2006-10-11 车祸不误训练

今天4英里。一早起来,打坐,出门,然后在路上被一个黑人大姐追尾了。“砰”的一声,下车来检查,居然没有发现任何损伤。不过bumper一定是凹进去又弹出来了。不管,还是赶到学校把训练完成。从学校跑到convention center,再回来。今天速度放得比较慢,所以一点也不累。

2006-10-12 鞋

早晨起来,小腿的肌肉酸痛,右脚的第二根脚趾头也很痛。想休息一天,转念,还是决定忍痛坚持到底。跑完3个mile,队友问我,“脚怎么啦?”估计是我跑的姿势比较古怪。我告诉他们脚趾头痛,然后他们给我看他们的鞋,前面都空出好大一截。像我这样合脚的鞋,平时穿很舒服,跑的距离长了,会很痛苦。他们建议我去Washington大街到海边的地方,那里有家非常专业的运动用品店,里面的小伙子会帮客户选一双合脚的好鞋。看来这笔钱是不得不花了,虽然我的这双Nike Air也是才买不久的。

2006-10-13 买鞋记

上午去队友们推荐的“The Starting Line”去买鞋。沿着Washington Blvd一路开到海边,店就在左手边,门面小小的,不过老板Bryan非常的专业。看我走路、跑步的姿势,以及我旧鞋的磨损状况,他给我推荐鞋。试了许多双,直到我脚上哪里都觉得舒服了,才罢休。到后来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不过他说,“跑马拉松,一点点的不舒服,跑到后来都会被放大许多倍。”最后终于满意而归。Bryan跑过7次马拉松,他看完我跑步的姿势以后,给了许多姿态、步伐的tips,很有帮助。另外还买了一些袜子、汗衫、短裤之类的。比较贵,但都是专门为长跑设计的,一些细节处的讲究,果然是舒适和方便很多,所以咬咬牙也就买了。花了这么多钱,更要努力坚持跑到底了。

2006-10-15 新鞋上战场

顺利结束了第二周的训练。穿上新鞋,果然感觉不一样,脚趾头一点也不疼了。不过脚上的感觉和以前那双Nike有些不一样,所以开始感觉怪怪的,跑的不是很顺畅。应该是跑几次就会适应了。但跑完很轻松,所以鞋应该是不错的。脚上的shin有些酸痛。昨天去gym泡了泡,今天跑完步又去泡了泡,希望早日适应训练。今天又是学校到第7街再回来,5.5英里的样子,中途红灯停了几次,所以并不怎么累。

2006-10-17 落脚

今天又是3个英里。跑了这么久,以为再跑3英里会觉得很轻松,但是没有,心里有隐约的沮丧。教练之一的波兰帅哥告诉我,我的跑步姿势不对,脚落地太重,缺少缓冲。按照他说的跑,震荡是小了,但腿上用到的肌肉和平时有些不一样,感觉怪怪的。帅哥说,慢慢就会习惯,姿势不对还是一定要改。人家已经跑过两次马拉松,就听他一言吧。

2006-10-18 放慢脚步

胫骨痛得有些厉害了,所以今天索性慢慢跑,同漂亮的Emily、以及大块头的Mike,三个人一起做了垫底。跑完回来,丝毫都不累。

2006-10-19 偷懒

其实这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偷懒。因为胫骨实在是不舒服,并且不想它继续下去,以免更严重甚至影响参加马拉松,所以今天决定休息一天。接下来去Santa Barbara开会,趁机也修整一下。等从SB回来,可以全身心投入训练。

2006-10-25 cross training

周五的傍晚进行了第一次cross training,在学校的游泳池边。被教练Chris折磨的死去活来。很意外的,美国学生Mike居然叫出了我的名。周三早上跟他打招呼时互相介绍了。大多数美国人,对于中文的名字都发音不准,并且讲很多次也记不住。所以通常我就同意让别人叫我的姓,虽然这在美国是很少见的。因为如此,Mike一遍就记住了,所以很惊讶。因为胫骨的原因,以及在Santa Barbara开会,所以就停止了一段时间的训练。腿上基本不痛了,明天回洛杉机,继续开始训练。

2006-10-27 torture

Tonight is crossing training again. Pure torture!

2006-10-29 7 Miles

一周没有跑,今天突然跑7英里,担心有些吃不消。不过结果证明,担心是多余的。不过跑完心跳确实有些快。今天是开车到Santa Monica Pier,然后从那里开始跑。空气和环境真好。

2006-10-31 酸呐酸

左边的小腿,因为星期日的长跑,到今天还是很酸。昨天特意去gym泡了泡,不过效果不大。右边的胫骨还是有些痛。所以今天是忍酸带痛,坚持跑完了4英里。好像一直训练下来,也没哪天觉得特别累,也没哪天觉得特别轻松,跑长跑短也区别不大。看来我幻想中的某一天突然健步轻松如飞,是永远不会出现的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