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仿佛不知不觉,但回头看的时候,就会发现,人生的经历其实是一章一章、一段一段的,分界十分清晰。

答辩的日期终于确定下来了:4月16日,中午11点开始。计算一下,已经做了25年的学生(小学6年,中学6年,大学4年,硕士3年,博士6年),终于要走到尽头了。这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Richard Gere和Julia Roberts的『Pretty Woman』,Julia问Richard,你念书念到什么程度?Richard回答说,“I went all the way!”现在我也可以说这句话了,心里还是颇有些自豪的。

来美国求学这些年,就像张爱玲说的那样,“有时候我觉得,自己是一座岛。”每次落到这样的心理深渊中去时,又会想,千千万万的留学生都是一样经历过来的,所以没什么大不了,咬咬牙就过去了。实在太难受的时候,就打电话给妈妈,告诉她今天晚饭吃了什么,几点起的床,准备几点睡觉。

但选择来到美国,我从来没有后悔过。人生的得失是无法计算的。自己成长到今日这个状态,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满意,这就够了。

毕业后就要工作。这又是一个重大的选择。第一,目前自己不愿意离开洛杉机,而是希望留在这里,随着师兄师姐们继续修禅。第二,本来以为面试只要人跑过去吹吹牛就可以了(吹牛我还是蛮擅长的),结果看阿晖在那里准备面试的问题,真是太可怕了,简直像把从大学开始的所有专业知识做个总复习;而自己实在懒得耗费精力去做这些无聊的准备了。第三,洛杉机的一家公司已经给了offer;本来自己也没概念,offer是好是坏;周日请教了两位师兄,看来那家公司对我是相当慷慨了。

总总原因,我也许就会接受这个offer了。公司不大,有一定的风险,不过我把能采用的措施都采用了,努力把风险降到最低。

旧的一页就要翻过,新的一章即将开始。想起当年初出国时,心里一直觉得,这只是一段插曲,毕业后,就会再回到自幼习惯的生活。不知何时起,突然意识到,已经回不去了;小河流啊流,再踏进水里时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