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在失去学生身份之前,再回国一趟,所以就预约了去墨西哥边境城市Tijuana的美国领事馆签证。

早晨四点起床,梳洗完毕,披星戴月急急出门了。开车出去半个钟头,才发觉自己穿得还是汗衫牛仔裤,而不是事先计划的衬衫西裤,但也没办法,没时间回家换了。大约三个钟头后,来到美国边境的一家麦当劳,打电话给网上约好一起去签证的朋友,才被告知,墨西哥还没开始夏令时,所以我早到了一个钟头。只好在那里慢慢的喝咖啡。

穿过边境,打的来到领事馆,发觉我们被优待,不需要跟无数墨西哥人一起排长队,而是直接进入签证大厅。大约半个钟头后,就被叫到窗口,签证官随便问了几个问题,就给了签证。跟上海的美国领事馆简直不可比(上海简直像审贼一样)。

签证要下午三点才可以拿,一起的五个中国人就去了家挺高档的墨西哥餐馆吃饭。结果发觉,中午12点,那里还是供应早餐。也许墨西哥人的生活就这么悠闲吧。最后结帐,给了丰厚的小费,也才一个人10美元。

时间还早,就去Tijuana的红灯区逛了一圈。一家家bar前站满了浓妆艳抹的墨西哥姑娘,几乎个个都是又胖又丑……

然后就顺利拿到签证,回到美国。回洛杉机的路上,路过Irvine,又渴又饿,就打电话给Emily,去她家蹭了一顿晚饭,顺便打个坐再回家。一天下来,本来是浑身燥热难受的,打坐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热量从体内某点向四周散去,打完坐起来,也就神清气爽了。然后跟Donald探讨了一番儿子如何教育老妈的经验,才回家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