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前天夜里做的一个梦。

梦里我有一条大黄狗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起了要把它杀了吃掉的念头,就割破它颈部的动脉,丢在水池里放血。然后突然意识到,那么可爱、活生生的一条狗,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对待它呢?并且我也并不是那么想吃狗肉啊。连忙拿着创可贴去救,但大黄狗已经死了。

于是又愧、又悔、又痛恨自己,大哭起来。

这时候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另一条大灰狗,绕着我打转撒娇。我一边哭一边想,也许这是老天给的第二次机会吧。于是小心翼翼的把大灰狗抱在怀里。现在还清楚记得梦里的心情,是那样的温柔;自己这辈子从没对谁如此的温柔过。

但双手全是大黄狗的血,血跟着沾到了大灰狗的皮毛上,点点滴滴,鲜红鲜红的,非常刺眼。大灰狗眨巴着眼睛看我,而我无法抬起头正视它……

然后就醒了。醒来满是忏悔的心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