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日的禅休营结束了。而自己觉得,在修行上又进了一阶。

自从得知十月中旬会在少林寺拜见师父以后,心里一直有一种深深的不安,觉得自己心里有许多的杂音,愧见师父。周六晚上跟精明师兄谈了很久,谈了许多,也谈了这个问题。

周日的下午,观看电影『Little Buddha / 小活佛』。影片的主要情节是:不丹的Norbu喇嘛来到美国西雅图,寻找其师Dorje喇嘛的转世灵童,结果找到了白人小孩Jesse。同时另外还有两个候选人;于是三个孩子一起来到不丹,等候验证。经过一番宗教仪式,Norbu喇嘛来到Jesse面前,下拜行大礼,说,“My great teacher, I found you at last.”而Jesse带着像婴儿般无邪的神情,下拜还礼。

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情节,一个镜头,但我突然就感应到,是自己对着师父说,“My great teacher, I found you at last.”而师父慈悲、谦虚的向我还礼。刹那间一种清静的能量进入心中,泪如雨下,足足哭了半个多钟头,影片结束的时候也止不住,尴尬极了,只得跑到外面去躲一躲。

半夜里醒过来,又是克制不住的大哭不止,一直哭到天亮。这一种心的相印的体验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后来洋莲师姐开导说,“灵性流浪了不知千百世,终于找到归属,那种回家的感觉,自然会流泪。不过之后,就要从感性升华到理性,不要再哭,要更精进的修行。”

泪流过之后,心就起了一些很微妙的变化。以前体悟不到的许多东西,眼睛突然就清亮起来,一一映在心里。今日回家的路上,又有奇遇,不过这就更不足为他人道了。

此时的心境,也许一句话可以表达:“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”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