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跟小胖说起,小的时候,我家住在杭州城中心的孩儿巷,夜里甚至可以听见城北火车的鸣笛声,隐隐的;那时候的杭州就有这样的安静。夏天在天井里乘凉,一把蒲扇驱赶蚊子;吃着井水湃出来的西瓜,看满天的星光。鼻子里闻到的,是洗完澡抹的花露水的清凉气息。差不多时间,各自回房睡觉,从来也不需要锁门。巡夜的人拿着喇叭喊着,“各家各户,火烛小心……”,听着那悠扬的声音渐渐远去,渐渐的入睡。

到了上高中的时候,城市已经开始大兴土木,但学校周围一片,还是老房子。逢到雨天,从楼上望出去,眼前尽是高高低低的屋子,层层叠叠的瓦,雨水冲刷下的瓦的颜色有一种格外的素净,词里的参差十万人家的感觉。

而上一次回到杭州,整个城市已经变得喧闹和凌乱不堪,巨大的雷峰塔和城隍阁把山水的精致破坏殆尽,有的只是暴发户似的庸俗。这一次呢?不知杭州又会变成什么样。转眼又要回家了,心里有点怯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