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照正常情况,我现在应该正在回国的飞机上呼呼大睡,可是,我却是躺在洛杉机公寓的床上,凌晨五点,上网。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让我从头慢慢讲来。

事情的缘起,是昨天晚上上飞机前,请了小胖以及毛毛吃饭。这是我向来的习惯,每次重要考试、远行什么的,都要破一点财,求点平安。

然后就发生了一件千年不遇的奇怪事情。这个事情为什么奇怪呢?也要从头讲起。毛毛,也许还有不认识他、或者刚认识他的人,还不了解,毛毛就是属于『儒林外史』里面那个看见点了两根灯草,就死活不肯咽气,等老婆灭掉一根才咽气的那种超级小气鬼。昨天吃完饭,我准备付帐的时候,毛毛竟然一把抢过帐单,硬吵着闹着非要他请客。

结果我就没有破成财,也就没有消成灾。

然后九点多的样子,小胖把我送到机场。排了很久的队,终于到了Check in的柜台前,却被告知,我不能登机。我的机票虽然看起来完全没问题,但只是一张空头机票。旅行社只是收了我的钱,打印了机票给我,但并没有真正向航空公司订票。

我就傻了眼,问,那我该怎么办?对方说,那你等等,看有没有空位置。我就忐忑不安的等了两个钟头,被告知座满,要等次日。

只好再打电话给小胖,再接我回家。至于今晚到底能不能上成飞机,目前还是未知数。不过还好,拼命跟自己讲,“不要生气,不要生气”,用的居然是师父学那个老太太讲这句话的语气,自己突然意识到之后,忍俊不禁。

但是打电话回国,告诉老妈飞机没上成的时候,可以想象,老妈挂了电话,一定要犯无数口孽,把旅行社骂个狗血喷头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