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月12日

本来说好,是和姐姐一起去少林寺拜见师父的,结果临行前的两天,姐姐就遇到起车祸,在医生建议下,不能成行了。我本来就担心会有这样的事情;因为拜见成就的大师,总会遇到各种障碍,没想到最后还是发生了。

和姐姐商量,把她珍藏的一串沉香念珠,作为见面礼送给师父。因为念珠十分的名贵,姐姐答应之后,也许有些犹豫,就跟我说,“沉香念珠似乎近来不太流行了。”哪知她六岁的儿子随口说,“不流行才好呢。”孩童的眼和心比较干净,既然小外甥这样说,姐姐也就割爱了。

早晨九点多的飞机,所以六点多就起床了,吃了早餐就匆匆出门,坐机场大巴到萧山机场,中午十二点多,就到达新郑机场了。对于我,新郑远比郑州更有吸引力。春秋战国时期,它先是郑国的都城,后来韩灭郑,又成了韩国的都城;因为地处中原要冲,成为兵家必争之地,多少故事都在这里发生。一下飞机,在寒风中最先感受到的,是苍凉的秋意。南方的杭州是没有这种莽莽的感觉的。

到达郑州的旅馆后,连check in的时候,居然也有人端上一杯茶,让你坐着慢慢办手续。这可是我第一次入住五星级的宾馆,果然不一样。本来想去商代遗址去观光的,后来一转念,决定还是在房间里休息一下,静心,恭候师父到来。

大约傍晚的时候,来自台湾的师兄师姐们就纷纷到达了。不少人的航班都不顺利,甚至有人从广州飞太原,再连夜坐长途汽车赶到郑州的,其辛苦就不用说了。参加一次法会,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吃完饭回到旅馆,才进门,大师姐的电话就进来,说,师父现在有空,让我赶紧过去。一问,真是巧了,诺大的旅馆,师父的房间居然就在我的对门。

师姐师兄陪着我一起去,见到师父的时候,我合十行礼,师父居然伸出手来握手,我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,本来就颇紧张的心情就更紧张了。师父大约是感觉到我的紧张,就跟大家讲了会儿他以前修行的事情,才开始同我对话。趁机也问了师父困扰自己的问题。

从师父那里告辞出来,回到自己房间,打坐的时候,能量简直像下大雨一样,从头顶和眉心直灌进来。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,完全没有用意念,能量还是不停的注入。第二天问师姐,师姐说,师父在,就是有这样殊胜的效果。

今天还见到了许多闻名已久的师兄师姐。

10月13日

一早起来,所有航班有误的师兄师姐都已经到达,总算没有再出意外。吃完早饭,坐着包车往登封开,一个多钟头以后,就到了少林寺门前。换上统一的法袍,一千人在少林寺前列队,法会就开始了。因为是阴雨天,所以灰蒙蒙的,然而闭上眼睛的时候,眼前就唰的亮起来,以为太阳出来了,张开眼睛,却还是阴天,才知道是佛光普照。

法会结束后,少林寺的武僧表演了各种少林功夫,其中的二指禅,原来人真的可以用两根手指把身体支撑起来的。可惜我站在后排,只看得见倒竖在空中的两条腿。

中午在少林寺斋堂吃午饭,规矩十分严格,连饭前饭后碗的摆放,都有一定的制度。菜虽然是全素的,还是偏油腻了些。

吃完午饭,我差不多就该离开登封,回新郑机场赶飞机了。甚至都没有时间在少林寺观光一下,连大名鼎鼎的塔林也错过了。不过本来这一趟,就不是观光旅游之行,所以心里也没觉得遗憾。

本来一心奢望,见过师父以后,体内就真气充满,运转不休,然而这样的奇迹并没有出现。看来修行还是要自己脚踏实地、一步一步的走。

master

这张照片里,左边坐着的,就是禅宗第八十五代悟觉妙天宗师,右边坐着的,就是少林方丈释永信。许多师兄师姐都说我像释永信方丈,大概是我们两个都比较胖吧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