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夜里回到家,信箱里有一个包裹单,是来自中国的。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开车去邮局把包裹取了回来。

这个包裹,大约两个半月前妈妈从杭州寄出,这么久了,本来早就不报希望,甚至已经遗忘了,然后突然又收到了。打开来看,里面是一些家乡的特产:桂花藕粉,天目笋干……把它们一一取出来的时候,体会着妈妈的心意,忍不住有些想掉眼泪。

有些事情,是要离开家,自己经历了,才可以理解的。比如以前在家里的时候,妈妈做完晚饭,叫老爸同我来吃饭,往往我看书看了一半什么的,总是要磨蹭一会,妈妈一遍遍催我过去,就觉得很烦,而妈妈会因此而很生气。后来自己动手下厨,而客人们不怎么珍惜、菜凉了才肯入座的时候,才能够体会到妈妈的心情。

去年离开杭州回美国,妈妈只送到楼下,由姐姐陪我到上海机场。以前她总是和父亲要直送我上飞机的,但她的腰在康复中,不能承受长途的车程。记得车开起来了,我不敢回头,只在后视镜里望着妈妈,直到看不见,然后握着姐姐的手,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人生不相逢,动如参和商。希望妈妈能够顺利拿到签证,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