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ke是我的同事。他来自威斯康星的大森林里的一个小镇。据他说,高三的时候,小镇上来了一家亚洲人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白种人之外的人类。

高中毕业,他凭着优异的成绩,拿到了全额奖学金,来到有着上千万人口的大都市洛杉机,从本科一直念到硕士。大概是因为奖学金有限的缘故,几年时间里,有假期他不是回家,就是躲在寝室里打游戏,所以除了家乡小镇和洛杉机,他哪里都没有去过。开始工作以后,终于有了点钱,一有机会,他就到处乱跑。有一次我问他,你从大森林里的平静小镇来,洛杉机则是另一个极端,两者之间比较,你会更喜欢怎样的生活?他回答说,两者都是好的;但是人生到某个阶段的时候,他还是想回到大森林里去。

Jake虽然已经25岁了,还完全是个大孩子,整天关心的就是自己够不够cool。但他有时候的举止,不知觉的就会露出农民本色。周五快下班的时候,他会喝点啤酒,一高兴,就在办公室里跳起舞来。那个舞步,真是土到极点、憨到极点;我看见了,差点连下巴都掉下来,连忙悄悄的招呼大家来看。他大约也注意到了,不好意思起来,就不肯跳了。

另一种农民习气,就是这家伙不怕脏。打喷嚏全打在自己手上,还兴高采烈的伸出双手到处展示,把大家都恶心倒了,才得意洋洋的去洗手。

Jake在工作上,也是拼命的要摆cool,显得漫不经心、毫不在乎的样子。所以老板好几次都暗示,对Jake的工作不满。但他做事其实是很负责的人。有一件小事。有一次我问他,有没有John Legend的MP3。他说不知道,要回去找找。我说过就忘记了。结果三四天以后,他真的给我刻了张John Legend的专辑过来。大概这种小事上,能够这样上心的人并不多的。

大约一个人童年成长的环境,总会留下很深的痕迹。所以不管Jake怎么样的装cool,大森林里来的孩子,总是有一种独特的朴素和厚重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