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天连续加班、睡眠严重不足,就很容易动无明。养了半年的头发,想去烫一下、弄卷一点的,昨日心情大烦躁,就请假去把它剃掉了。本来想剃光头的,后来好心的理发师姐姐再三劝说,终于只剃了个寸头。之后,心情就没有原因的很好起来。把头发称为烦恼丝真是很有道理。

其实养头发,也是因为发线后退,想用长一点的头发把两个虎叉给遮起来。昨天也终于想通了:该秃就秃吧。秃到实在很难看了,就索性养终身光头。

昨天睡得很冻。起床以后才发觉,被子居然横了过来,脚就怎么也盖不住。可见梦里是多么的不安稳。而醒来居然一点也记不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