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带着父母去Getty Center参观,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2000万的凡高的Irises。本来以为会有一间单独的展厅,然后戒备森严、画远远的在大玻璃罩之后,谁知就是普通的一个展厅,挂满画的墙壁,小小的一幅夹在中间,毫不起眼。

盯着看了会儿,听妈妈在一边小声咕哝,“一点也不好。”其实我也想说,“好像不值2000万呐。”

拍照居然也不禁止,只是不能用闪光。虽然觉得没有拍的必要,网上一搜索全都是,但还是觉得拍一张,就当是到此一游吧。

又看到Bernardo Bellotto在17岁时画的“大运河”,不得不感叹,天才真是天生的。但实际上我并不是很欣赏这一类的画。虽然精致,但你看不到画家的心在里面。

grandcanal_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