慢慢的,似乎不仅习惯了、而且开始享受每天早上的晨跑。日出前特有的清凉,空气中未被搅动的树叶和青草的气息,还有那种幻想出来的从一个个窗口飘出来的犹在熟睡者的梦。

差不多每天早上,跑步的时候都会遇到一对老头老太。墨西哥人,样子极丑,几乎到了面目可憎的地步。每次看见他们,两个人都是手拉手,慢慢的向前走着。他们拉手的方式很别扭,不像是情侣,而是小孩子结伴走路的那种,手拉在一起,身体却分得很开。老头手里总是拿着一个袋子,地上如果有可以回收换钱的塑料水瓶子,他就拾起来,放进袋子里,再继续向前走。

然后昨天早晨,又看见他们别扭的身影,手拉着手,速度极慢的从街上迎面走过来,心里突然觉得很感动。就好像有力量把他们两个要分开,而他们努力抓住彼此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