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洛杉机5.4级的地震,当时正在办公室,站在那里和同事讨论一个问题,突然地动山摇,差一点都要站不稳。不过等我意识到危险的时候,震波已经过去了。然后急着给父母打电话,打通以后,又给朋友中几个独居的老人打电话。大约打了一个多钟头才打完,因为线路非常的忙。整个城市都在忙着联系自己关心的人。

这一次大约可以体会到四川大地震来临时,经历者心中的恐惧。虽然我所经历的,和四川比起来,应该是百不及一。

最近总是不好的事情,所以心里阴阴的。关键是妈妈病了,她向来又胆小,疑神疑鬼的。带她去看一个很有名的中医,人家年轻一点,她又没信心。然后医生开药的时候,她又这个不要,那个不要,然后还问医生,药方的成分,然后像专家一样的告诉医生:这个成分怎么能吃?那个成分怎么能吃?幸好医生涵养好。然后我有点生气,医生还安慰我,“你妈妈是好心,想帮你省点钱。”不过我还是抓了药,回家逼着老妈服用。第一天大约是攻的阶段,反而更不好了。老妈就怨声载地的。服用到昨天,病症慢慢的化解开来,老妈昨晚问我,“要不,周末再让那个医生去把把脉、抓点药?”我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晚上拉着老妈一起打坐,腹部就跟火烧一样,可见老妈的肠胃之病气十足。

然后就是工作。公司人增加,办公室大调整,好了,我背后坐着老板,连上网看个新闻都不方便了。真是极其不爽。

再然后,杭州的家里,突然市政府要来整治外墙和铁栏杆什么的。老妈就急着要赶回去,不仅不能按照原来的计划多呆一段时间,反而可能要把机票提前。我听了,真是觉得吃饭都无意趣了。

再然后,周日hhp跟我八卦她的室友,UCLA的博士生,因为找不到女朋友而掉眼泪,我真是恨不得拿个铁榔头一锤子砸死。做人有这么不懂得珍惜、没事自找烦恼的么?狂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