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又带妈妈去看了一次中医,还是上次的那个,倪海厦的得意门生。离开诊所的时候,妈妈几个星期、几年来的忧虑一扫而空。

妈妈许多年来一直有便秘,一直以为是虚火上升造成的,所以这些年来吃了很多降火的补药,比如花旗参、铁皮枫斗之类的。但是一直没有什么用,所以时常需要用一下灌肠的工具。后来她又有心悸,去医院检查,仪器24小时测试的结果,却是心脏没有问题。但心脏又确实难受。

这次胃病去看这个医师,诊断的结果,说妈妈并没有便秘,也没有心脏的问题。所有的问题都是寒胃造成的。胃气寒,元气不足,肠胃蠕动无力,就有便秘的表象。而胃的寒气上冲,又造成心脏的负担。所以开的药方,就是以暖胃为主,人参、姜之类。妈妈很是怀疑,又有些害怕,怕便秘更厉害了。但几天服用下来,果然夜里胃也不觉得寒了,多年的便秘问题也消失了,而药里面并没有泄的成分。

今天早晨,老爸批评老妈说,“你看,以为年轻就看不起人家。自己说对不对?”我肚子里暗暗好笑。其实初见到医师的时候,两个人的失望脸色都写在脸上。老爸向来有做事后诸葛亮的习惯。

庸医遇到便秘就开清泄的药,哪知道全部错了。高明的医生能够从根本入手;病根一除,许多表相自然就消失了。所以这次老妈,其实是因祸得福。否则再这么继续清泄下去,过几年只怕就不可收拾了呢。

再说一句。方舟子之类,一味的反对中医,就算名声再大,再滔滔不绝,我看也是蛮横无理的取闹。其实是他无缘遇到一些好的中医罢了,又或者遇到了,但是一叶障目、视而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