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段时间被迫听了Thomas Friedman的一次演讲。原因有些好笑:老妈的干女儿的女儿,去瑞士读书。突然给我发了封信,要我听完这个40多分钟的演讲,然后替她回答几个问题。我的估计,大约是小姑娘作业来不及做了,本来是应该拒绝的。不过后来她自己给了答案,要我帮她看看是不是正确,这点要求还算合理。于是我就听了这个演讲。

这个Thomas Friedman是热销书『The World is Flat』的作者。书是没看过,不过一看题目,大约也知道内容了,并不是我会去看的那一类书。

但在这个演讲里,他的一个观点我倒是要举双手赞成。他说,现在许多人都赶时髦,满口绿色革命。但他认为这不能称为革命,只能称为绿色party。因为革命是要流血、牺牲的。比如IT革命,许多企业跟不上潮流,于是被淘汰了。这才是革命。

所以绿色革命要成为一场真正的革命,必须要让那些不转向绿色的企业被淘汰掉。比如一种汽车,采用了新型的可再生绿色能源,这种能源又便宜、又清洁、又可以跑更多公里,那么传统的汽车生产商如果不转型,就要面临被淘汰。那时我们才有真正的绿色革命。

问题就是,这样的能源在哪里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