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如同每个周日一样,去道场打了一天的坐。以前总是每个周末都非常向往去道场打坐的,因为之后人会非常的舒服,身体上、精神上,都会非常的放松和愉悦。但是最近这半年,就不一样了,每次自己在家里打完坐,会有很舒服的感觉,但是去道场打完坐,常常会非常的疲倦,连路都走不动。有两次还深深地陷入了depression。

但这大概也是一个超越自己的必经之路吧。师父说过,在极度困难中突破自己。我大约还没到极度困难的地步。最近身体内的气倒是强了很多,好几个关窍开始渐渐转为清凉了。

今天想起师父,心里突然觉得很感动。因为很少有谁能够触摸到别人的内心,更别说改变别人的内心。

记得那次师父来洛杉机,D第一次见到师父,想跟师父说几句,我就在他们之间做翻译。D心里有很多话,却讲不出来,沉默了很久,才说了一句,“Master,you saved my life。”我翻译过去以后,师父微笑着回答,“我知道。”就这么简单。

最近心里有很多不安的地方,各种各样的事情,自己很困惑,也有些惶恐和茫然。在冥冥之中,很想找一些痕迹,让我对自己命运的走向有一些了解。但是却没有。

晚上回家的时候,起大雾了。把HP送回家,再回自己家的路上,雾浓到了车窗外一米之外就什么也看不见的地步。但终于还是平安回到了家。

明天开始又是疯狂忙碌的一周,自己很有些舍不得这个夜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