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周六,父母又从杭州来到了Los Angeles。两个人这次比较有经验,一上飞机就直奔最后一排,果然是没有分配出去的位置,所以很宽敞,坐到美国也没有太辛苦。老妈很辛苦的捧着一个大桶,以为是什么宝贝,打开一看,居然全是米线,真是哭笑不得。我说,“妈,米线这里也有得买,而且也不贵。”立即被臭骂了一顿,于是乖乖闭嘴,老老实实的吃一碗这个所谓的“名牌”米线。也没吃出好在哪里。

这几天差不多回到家就不需要动一根手指头。以前每次下班,一想到回家自己做饭,然后才能吃,要等上很久,就往往是在外面随便抓点什么吃了了事。现在只要一出办公室门,给老妈打个电话,说,“妈,我半个小时到家。”回到家,自然是热腾腾的饭菜在桌上等着了。

周日带父母去看一个中医,把脉果然奇准无比。连父亲20几年前生过的一次十二指肠溃疡,都可以把出来。还说哪些是遗传,哪些是自己得的,也是准得很。最后给两老,一个开了三个月的药,一个开了两个月的药。虽然贵得很,但钱财身外之物,连父母都觉得这钱要花,我就更无所谓了。我还留意到,每次把脉前,医生都会看一下钟点,可见脉象也是随时辰变化的。另外有一些奇妙的经历,我这里就不说了。

哄着父母过来的原因,是我夸口Los Angeles冬天暖和。结果父母到的那天就降温,阴雨连绵,今天才终于放晴了。

还想不好,圣诞和新年的假期,带父母去哪里度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