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天毛毛来借钱,说是去年去MS早了点,学校的奖学金什么规定没有符合,不得不自己交一个学期的学费了。这情况似乎当年David也遇到过,也交过一个学期的学费。

每次毛毛遇到破财的事情,我都是言语上表示同情,其实心里很乐,幸灾乐祸的想,“每日里的抠门,前面就遇到一个大窟窿,啪哒,抠下来的钱全漏光了。”然后比自己得了他那笔钱还要开心。

借钱的事,老夫目前又是负资产了,只好请他向大财主阿晖去借。

还有一件开心的事情,是金庸说又准备写新的武侠小说了。可惜他目前在剑桥读历史博士,说要明后年才得空开写。真是急啊。老家伙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年纪,要做什么事情还不马上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