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夜里做梦去了趟台湾。访问的地点是动物园的熊猫馆。大熊猫肉呼呼的很可爱,和它抱着打滚玩。梦里居然还想到村上春树在『挪威的森林』里的那段描写。熊猫还有一只狗作伴,熊猫告诉我,那是从小和它一起长大的,大陆方面怕它到异乡孤单,所以把小狗也陪嫁过来了。小狗灰不溜秋的,到处乱跑,样子很像洋莲师姐家的狗。

这时候很多游客来看熊猫,对着我们指指点点。我想到,自己怎么跑到里面来了?然后又想到,不对啊,大陆似乎送了两只熊猫,怎么只有一只?然后四处找,怎么也找不到另外一只。

突然之间,灵光一闪,我明白过来:原来我就是另外一只熊猫!

然后就醒了。醒过来自己都笑得肚子痛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