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二公司组织看了场电影『Terminator Salvation』。不由的想起这个问题来:怎么样算是人呢?

因为片子里有个机器人Marcus,他的四肢、身体都是钢铁或者有机材料,但是他的大脑和心脏是真人的(一个死刑犯人),所以Marcus一直以为自己就是那个犯人,直到胸口被人剖开。

片子的最后,是主人公John Connor受伤快死了,需要心脏移植手术,于是Marcus就牺牲了自己,把心脏捐献出来。当我看到片子里没有一个人提出抗议(有人觉得难过,但没人觉得不合理)时,我就在心里喊,太不公平了。难道有人脑、人心、人的良知,还不算人吗?

这也是克隆技术引起争议的一个大问题。怎么样定义人、保护人权呢?比如说,克隆技术的一大应用,就是器官移植。因为是用病人的细胞克隆的器官,所以不会产生排斥。但是,怎么样来划定一道界限,说,这个克隆是无生命的器官,而那个克隆已经是人了,不能再当作器官提供者?Michael Bay的片子『The Island』就是探索这个问题的。

又想起马克思主义对人和动物之区别的定义了。一个是直立行走,另一个是会制造和使用工具。前几天据说有人拍到一只乌鸦,用铁丝做了一只钩子,从窄口瓶里钩出食物来吃。那这只乌鸦又会直立,又会制造和使用工具,岂不是成人了?

再回到电影『Terminator Salvation』来。看得时候还挺津津有味的,但是回想一下,其实拍得并不好。首先,机器人抓到会回到过去、改变人类命运的关键小男孩时,居然把他关起来,而不是一刀砍了,最后小男孩被救出,实在是想不通。其次,Marcus在作为死刑犯被处死之前,要求和向他索取器官的女医生一吻;片子结束时,Marcus牺牲自己救John Connor,临死前和相恋的女战友一吻,两个吻居然表现得没什么差别。第三,不像电影,倒像电视剧,很多人物觉得没有故事;要是电视剧,很正常,因为以后的剧情里会展开,电影的话,就有不足感了。第四,男主角完全没戏,戏全让那个悲剧英雄Marcus抢光了。第五,就是我前面说的,凭什么让Marcus把心脏让出来啊?太不公平了。编剧居然没让几个人来抗议一下,可见完全没把Marcus当人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