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讨苦吃

昨天晚上跟F公司进行了一轮电话面试。

我认为On-site面试之后,他们之所以不能做决定,是因为既对我的技术和经验感到满意,又因为方向不对口有些担心,所以再派一个人来谈一下。所以他一开口就说,“要不,你跟我说说吧,你到底喜欢做什么?”为了说服他,我就开始豪言壮语,表示自己对于转方向完全不介意,自己只是喜欢解决有挑战性的难题,并且自己很擅长于解决有挑战性的难题……正吹得不亦乐乎呢,他告诉我,本来今晚不打算再面试技术问题了,既然我这么强烈的表达了自己对大脑运动的热爱,他这里有面试题目里面最难的一道,要不来试试看?

我心里大喊一声,“哎呀呀……早知道少说两句就好了。”但是嘴巴里却是很兴奋的表示,“Bring it on!”

于是他给了题目。其实不难。但是他在我给解决方案之后,开始加上各种各样的限制条件,然后就越来越难,然后我的脑门也开始越来越有冷汗。还好,最后基本上一一解决了全部的问题,唯一的不足,是到最后脑子已经有点发昏了,所以犯了一个常识错误;不过他指出之后,我立刻就修正了。不知道会不会很失分。

最后他说,“Hey, I had a lot of fun tonight.”我被折磨的筋疲力尽,但是不得不干笑着说,“Definitely… Me too…”

一看时间,预订45分钟的面试,居然进行了一个半小时。

现在就是等他们的最后决定了。虽然我十有八九不会去,但是拿下这个offer,对我还是很重要的,因为心理感觉会很好。

兵败如山倒

昨晚面试到很晚,回到家因为用脑太多,所以就有些失眠,晚上睡得很辛苦。早上一早起来,就是准备另一个G公司的面试。

约定时间到了,对方打电话过来,一听口音,我就开始吐血,很重的法国式英语。当面其实还好,有口音常常也不影响交流,但是电话里,有口音就很痛苦,他每一个问题,我差不多都要请他重复。然后连猜带蒙才知道他讲什么。这样,神经就很紧张。然后又因为他是法国人,以我的经验,法国人是又傲慢又刻薄。后来事实证明,果然如此。

他的第一个问题,就是让我说出C和C++语言的七种不同之处。我说了三四种,就卡住了。然后他又问问题,我给了正确的答案,他说,“你的回答也对。但是不是我想要的。能不能再给一个答案?”在紧张之中,我就想不起来其他的办法,只好说不知道。连续两三个问题都是这样的情况,我就很绝望了。然后就是写程序,程序倒是很顺利的写给他了。然后我问他问题。我就随便问了几个,他的回答就完全听不懂,只是听他停顿下来,我就“嗯”一声。

然后面试就结束了。感觉就非常的糟糕。并不是因为面试失败,而是因为很不公平。第一,语言上障碍很大;第二,他问的问题,以及处理我回答的方式,都非常的恶意。

估计是跟这家G公司说bye-bye了。心里十分的不甘心。打电话给阿晖,就想破口大骂这个混蛋。阿晖说,“等他们正式拒绝你再骂也不迟。”但是我等不及了,先骂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