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大读硕士期间的同学韩阿土在美国做了一年访问学者,近期就要回国,所以来美西视察,就驻跸在敝所。

阿土当然真名不叫阿土。至于为什么得了个阿土的外号,我使劲想了想,没想起来。当时显然有的是比他更土的同学。

记得有一天,浙大的校门口贴了一张告示:韩阿土同志的追悼会将在某日某日举行。当然大吃一惊,阿土怎么往生了?然后才反应过来,原来我们的韩阿土并不真叫阿土,而学校里居然另有一个真名叫韩阿土的。于是狂笑不已。

从机场接了阿土,一见之下大乐,如此肥的一只,相比之下,我是健康又苗条。

到家里把沙发床打开,要给他铺床单什么的,他居然自己带了,被套也带了,往我给他的被子上一套,等他走了,我也不用洗床单被套。当然心里就想,要是每个来借住的,都有这份细心,就好了。

今早起来,出门去运动,回到家里,阿土同学已经煮好了稀饭,白煮蛋,红烧大虾,青菜炒蘑菇。真是老爸老妈在也没吃过这么丰盛的早餐。吃完后觉得不好意思,对阿土说,“你把碗放着,我先洗澡,洗完澡我来洗碗。”等我洗完澡来洗碗,发觉就几个碗、两双筷子而已,锅、铲什么的早就洗干净了。然后阿土对我说,“晚上回家来吃饭,我做好了等你。”

不得不赞叹,阿土真是古往今来第一大模范客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