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日飞机去硅谷,周一和G公司面试,一共六轮,结束的时候脑力就严重透支了。回到洛杉矶的时候,怎么睡也睡不着,就打电话回家。跟老妈讲,自己去硅谷面试了,老妈连忙问,“机票和旅馆,对方给报销吗?”我说当然,老妈又问,“那餐饮呢?”我说对方也会报销。老妈就很满意的放心了。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,谈兴则是一点点也没有了。

其实我从小就不太跟父母交流心里的想法。父亲是工作忙,从进小学开始,就很少顾到我。老妈则是三餐饭管饱、衣服管暖,人生就完美了。

上周五的晚上,去老板家里吃饭,老板有一对双胞胎儿子,14岁。其中一个有dyslexia,也就是阅读困难症,但是人很聪明,画也画得非常好,就是没办法阅读,什么都要父母或者别人读给他听。另一个儿子,则是典型的运动健将,在学校常常调皮捣蛋。整个晚上,有dyslexia的儿子始终陪着我,吃饭的时候帮我夹菜倒饮料的,吃完饭就和父母陪我聊天,跟我说他自己的各种想法,很好奇的问我中国的东西,还把自己写的一篇文章念给我听,虽然每念一个单词都很费力。调皮鬼儿子则一吃完饭就跑去后院投篮了。后来老板生了火炉,大家都围坐在旁边,我问调皮鬼,”你在学校干坏事,你的双胞胎兄弟会不会回家告发你?”老板的太太插嘴说,“他什么都跟我说。”母子两个相对微笑。我可以想像,抚养这个有缺陷的儿子会特别的辛苦,老板工作又忙,所以母亲付出格外的心血,母子两个一定是特别的亲密。

当时心里很感动,想,我跟母亲就没有这种亲密,也许自己也有责任。所以面试回来,就试着努力一下。然后,就决定彻底放弃了。我的老妈够好了,人的想法、作法总是受环境制约的。老妈对于我,已经做到了她心里面认为一个母亲应该做到的全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