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莲师姐下周四就要回台湾了。这次不是短期旅行,而是回台湾常住了。这对于师姐是好事,因为一个人在洛杉矶,她毕竟是很冷清的。不过这一分别,就不知道哪天可以再见面。周日一起吃完饭,因为这个周六我就要和阿炯、阿晖们去camping,所以不得不跟师姐提前道别。忍啊忍,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下来了。

这三四年来,虽然有几十岁的年龄差别,但师姐亦师亦友,对我一直很关心和照顾;跟着师姐学禅,更是获益良多。另外,我亦很欣赏师姐的为人,性子直爽,嫉恶如仇,对朋友很尽心,有担当,完全是传统中国人的作风。在美国,人和人之间距离很大,彼此之间,常常是比较冷漠的。这半年多来,因为工作的不稳定,在美国的合法身份有随时失效的危险,我时时刻刻都处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中。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都不敢同他们提起,其他的朋友,各人有各自的烦心事,也不好意思打搅,所以只有从师姐那里得一点安慰。这次G公司给了Offer,第一个也是先对师姐说,因为师姐是真正的关心。

但是现在师姐也要离开了。能够想到的就是一句话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昨天晚上,请两个朋友吃饭,因为这次拿到G公司的Offer,他们帮了不小的忙。但是这顿饭却吃到和其中一个差点翻脸的边缘。具体我也不想说了,大致总是文化的差异,每个人做事的方式不一样,沟通方式又有问题,最后就越说越僵。饭后我问另一个,我真得做得很不对吗?他说,你做得没有什么不对,是对方的问题。但是回到家里,仔细想了想,还是给那个吵起来的朋友写了封Email,把自己的意思再表达了一次,希望如果是因为沟通上的误会,可以挽回。写的时候,心里其实是挺委屈的,不过转念想,一个修行人,这一点子谁对谁不对都放不下?所以就很诚恳的写完了信。

某位同学说,你修行了这几年,脾气还是很大的。这是真的。我看不惯一个人,看不惯一件事情,还是会钻牛角尖。不过,我自己心里觉得,还是有一些进步。现在的心会比以前柔软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