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夜里,做梦居然回到了很小时候住过的父亲单位的宿舍,在莫干山路上、杭州人玻旁边的老房子。那房子十分的小,也很破旧,但那时父亲的事业蒸蒸日上,他十分在乎自己在下属面前的形象,所以就给自己分配了条件比较恶劣的这处住所。

我印象比较深的,一是玻璃厂的锅炉日夜不停发出巨大的噪音。每个来我家的亲戚都会抱怨太吵,但我却很快习惯了,不注意都听不到那轰轰声。不过也许我的听力受损,跟那段日子有些关系。另外,就是我卧室外面的墙上,有一道大大的裂缝,墙外就是悬空的,我们家在四楼,我的床又靠着那墙,所以夜夜都担心半夜墙裂开来,一个翻身就摔死了。

昨天夜里突然回到了那里。梦里忘记自己早就搬出来了,就记得老妈在晾衣服,叫我帮她拿着一个一个的衣架子。然后表姐、姨妈什么的来了不少。

然后家里一尊琉璃观音像,发出绚烂的彩色光芒。

梦里还记得看了一下房间的方位和风水,发觉自己所住的卧室,居然是风水最佳的位置。醒过来后还记得这件事,凭空想,怎么也想不清楚那房子的方位,只好拿出纸和笔,比划了半天,才把方位搞清楚了,居然梦里的判断是对的,那卧室房间确实是风水最好的。而梦里稍微想了想,就把方向等等给想得很清楚了。真是奇怪。要是自己醒着,也有这么好的方向感就好了,就不会动不动就迷路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