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几天就要离开洛杉机了,虽然理性上知道这个事情,但我觉得,它并没有沉淀到心里,否则为什么我并没有觉得很难过呢?毕竟是一个生活了八年多的城市。

周四晚上去和一些同修禅定并告别,然后很抓狂的发现原来自己手机上有一个“C”字键,是用来清除的。而我以前一直不知道,每次输入人名或者电话号码时,凡是一个字母输错了,我总是把手机合上再打开,全部重新输过。

周五晚上在公司里加班到11点半。顺便把自己这两年半来留在公司电脑上的一些私人数据清理了一下。突然觉得有点舍不得,一个用得很习惯的电脑,需要的程序都安装了,数据也知道在哪里,屏幕也是自己喜欢的照片,下载的无数音乐,这一切,都要留给一个陌生人来享用、或者销毁了。

今天中午和董妈妈及她的儿子媳妇吃饭,一家中餐馆,就听到老板娘不停的大声责骂、挖苦她的员工,然后一转身就对顾客摆上假假的笑容。最后我小费基本没有给,因为是老板娘亲自服务的,给了也是给老板娘。

最近工作实在太忙,每天加班,周末又是告别应酬排满了,所以心里有一些凌乱。乱七八糟的,自己也不知道想说点啥。其实也没啥想说的。行李还没有打包,搬家公司和搬家的时间倒是联系好了。去Google,心里有些兴奋,也有些紧张。惟一遗憾的,是父母不能过来和我一起完成这个过度;否则,想到回家就可以见到父母,一切困难都不算什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