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搬家公司把我的家具从洛杉机运到北加。本来说好是早上10点到的,结果下午两点半才到。一问,原来是从洛杉机一辆大车过来,同时搬运好几家。搬家公司这样做,其实是违背合约的,因为我付的价钱,应该是单车专用,而不是几家合一辆车;合一辆车的收费应该便宜不少。华人做生意,向来就是喜欢这样耍点小聪明、不太守信用和规矩。不过现在大萧条,生意艰难,没有必要去和他们计较了。

几个伙计倒是很卖力,帮我把家具全部摆放好,床搭好,我满意了,他们才离开。我把小费给了其中的一个,他收钱的时候贼头贼脑的看了另外两个人一眼,我顺眼看过去,另外两个人忙着干活,没有注意到我们。所以后来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我特意提了一下小费的数额,免得这家伙起贪念吞没。

然后就一个人,对着一屋子的大小纸箱子,慢慢的整理。

从洛杉机离开的时候,并没有觉得很放不下。然而今天把东西一件件摆起来的时候,每拿起一件,不由自主的就会想起洛杉机公寓里它的位置,心里突然就有说不出的难过。告别的心情竟然还是发生了,只是延迟了整整一个月。

忙到夜里九点多,大致上整理得差不多了。高速网络昨天就装好了,无线网络也搭好了,所以躺在床上也可以上网。睡了一个月软软的席梦思,再回到自己的木板床上,有说不出的舒服。想起刚到北加的那个晚上,住进临时公寓里,心里很惶恐,有种把握不住自己的感觉;今天晚上心里则安稳多了。

希望夜里能一觉睡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