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日开车回洛杉机了,因为师父突然来了。上周五临晨做梦,梦见师父在一个摆满木椅子的大礼堂里给大家上课,醒过来也没有多想。下午就接到Emily师姐的电话,说师父不声不响的到了洛杉机,要给大家上课。周日中午出发,晚上7点多到达。再次见到洛杉机的师兄师姐们,好高兴。他们做了很多好吃的欢迎我们。

第二天一早起来就禅定,为见师父做准备。早饭和午饭都没有吃,只喝了一杯豆浆,但也不觉得饿,反而身体有一种很清静的感觉。中午开车去会场,一路上眼泪就没有原因的啪啦啪啦往下掉。见到师父,比两年前更年轻了。上课我坐在第一排,眼泪又是流个不停,大家都在后面看着,不好意思动,就一直流到脖子里、胸口,很狼狈。但心里很温暖、很感动的感觉。后来跟师父说了会儿话,但大家都抢着说,所以也没说几句。吃完晚饭就往回赶。先把几个师兄师姐送到Monterey,一路上大雾,开车开得很艰难,但头顶一直就加持力在,所以心里很安稳,临晨三点在大雾弥漫、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上行驶,一点都没有惶恐,也没有困倦,很平安的回到了家。

春节打电话回国,给亲戚们拜年。不是很愿意做、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。还是老样子,每个人拿起电话,就是说,“该结婚了。”

今天中午请同学吃饭。上午有一点空余的时间,就去Mountain View的down town装裱一幅字。去早了,字画店门还没开,于是去旁边的一家墨西哥餐馆吃omlet。看着墨西哥人胖乎乎的身材、满脸轻松自在、喜气洋洋的脸,心里就觉得很有周末的感觉。然后去书店,看到一本Inga Moore绘图的『The Wind In the Willows』。我一直很喜欢Inga Moore的风格,她能够画出很温暖的童话世界来,那种小时候躲在被窝里想像明天堆雪人的感觉。所以就买了一本回来,放在床头可以慢慢翻看。

然后去装裱字画。太昂贵了。估计在中国装裱完毕了运到美国,也差不多这个价格。不过懒得麻烦,还是请老板做了,一个月以后拿,算了一下时间,正好是自己生日,就拜托他在自己生日之前完成,算是自己给自己的生日礼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