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日既是我的生日,也是泡沫在美国的最后一个周末,就决定去Napa参观葡萄园和品酒。很可惜的,前一个晚上到朋友家里混了一瓶好酒喝,所以几乎喝的每一种酒都觉得不过如此。

事先订了Robert Mondavi Winery和Beringer两家酒厂的tour。前者一个半小时,介绍非常得详细,从葡萄种植到土壤到酿制,其中的学问一一讲给我们听。可惜季节不对,葡萄藤上是光秃秃的一片。后者建筑和环境都更符合旅游者的口味,可以参观一个老石酒窖和一幢百年老屋Rhine House。

葡萄园

酒窖

石窖里的存酒室,里面是几十年的葡萄酒.据说其实已经变醋了,而不是像中国的酒一样,越陈越珍贵.

石窖里的酒桶.

背景里就是Rhine House

晚上泡沫请我吃饭,挑到一家台湾餐馆,居然每道菜都味道怪怪的,也算是不容易。不过倒也没觉得不爽。一个平安的生日就是很圆满的生日。

整理照片,照到了六合之外的一些东西,点给泡沫看,吓得她晚上都睡不着觉,也向她证明,不陪她去酒吧并不是我不尽地主之宜,而是有些地方实在是去不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