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几个星期,人一直清静不下来。上周开始,就开始吃全素,总算好了一点,但心里还是很阴阴的。

周日一早,开车去Monterey,一个小时左右,高速路上一条铁棍横路,躲避不及,车压了上去,然后温度计就冲顶,引擎开始发出很大的噪音。不得不停下车来,打电话给AAA求救。AAA把车拖到最近的Midas修车铺,但是星期天,修理需要的配件没处买,老板很同情的对我说,最快也要周一才能修好。幸好那个小镇上有一个认识的朋友,不得不去他家住了一晚上。

今早他六点半出门上班,我跟他一起出来,在修车铺旁边的Dennis吃了两个小时的早餐,然后去修车铺,老板说下午5点左右修好。打听了一下,周围有家电影院,索性过去看了两场电影,“Sex and the City 2”和“Robin Hood”,后者没看完就接到电话,车修好了。前者还不错,比1强不少。

1200多美元的修车费,加上不久前2000多美元的父母要的西洋参,还有一张没缴付的超速罚单,我大概不得不再次向阿晖财主开口借钱了。

不过整个过程,自己始终保持住了心平气和。临走的时候,老板拍拍我肩膀,说,“I’ve never seen someone so calm under such circumstances. You are truly beautiful.”

想想这辈子常常被老妈叫猪头丑八怪,人生第一次居然有人夸我beautiful,这趟子车祸也算值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