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六周日两日,每日里都是老太太似的轻松悠闲活动,因为要照顾怀抱35磅重的修明的DY。

不得不说,Redwood已经失去了我记忆中的光环。也许是因为我们错过了晨曦最美的时光,也许是怎么样也找不到当年那个林深处那个光和影交汇、美如世外的小池塘,总之,Redwood从天上落到了人间。

周日下午hiking,修明不肯自己走,哭闹着要爸爸抱,我跟阿晖、毛毛就不断的挖苦DY和GL教子无方,两个人不好意思了,DY就决定给儿子做做规矩,结果一路上就是小家伙哭着和DY辩论自己到底累不累、这段路到底好走不好走。修明说,“难走!”DY说,“好走的。”修明再说,“难走!”DY再说,“好走的!”就这么一路前进,伴随着GL的一脸心痛不忍状。

我同阿晖毛毛则是一路感叹美国小孩的自立和不撒娇,感叹国人小孩的不如,忧心国家未来的前途。突然又想到,修明其实是美国人,哎,那就由他去吧。

可以抓海星的False Klamath Cove

传说中的六臂小妖

周六还是GL生日,一起吃了中餐Buffet。不得不感慨廉颇老矣,一个一个都是稍吃即止了。

周一就是一早起来,拆了帐篷,直接开车回SF。四天的出游,路上开车就是两天,觉得有些不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