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一早起来,回程之前再去看了一下废弃的小镇Bodie。

100多年前,这里是淘金热的繁华小镇,有10000多人口,据说差不多每日里都有几起谋杀。当时有个小女孩,全家迁往Bodie,她在日记里写到,“Bye God. I am going to Bodie.”

然而这样的法外荒蛮之地,小镇居然还有一个China Town,China Town里还有一座道观。不得不感慨,中国人的生存力之顽强。

淘金热过去了,小镇就被废弃了,留下一片墓地,和风雨中日渐残败的建筑。目前留下的,不足全盛时的5%。

看这个小镇,就像看“清明上河图”,其中的细节处令人着迷。居民似乎是一夜离开的,家里似乎一顿饭吃完,桌上狼藉尤在,人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
规模很小的教堂

阳光下这张餐桌反而有些鬼气

厨房

起居室,挂着的衣衫让人想起Brokeback Mountain

这一家看起来比较富裕

当年的百货商店,货品尤在

当年的旅馆,玻璃门映射过繁华,如今是满目荒凉。

1927年的Dodge车

当年小镇的风云人物,俱往矣

陈列室里的中国人遗物:算盘,灯笼,铜板,还有鸦片烟枪。

从小镇出来,我们决定不走Yosemite原路,而是北面的108。一样是山路,似乎比120快一点。一路照样是山高林深,并不比Yosemite逊色。到Oakdale小镇吃午饭,又是中餐Buffet。

晚上去看了场电影,度假就此结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