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周日的飞机,从San Jose机场飞LAX,参加一个星期的Siggraph 2010年会。下飞机,就发觉变化:原先密闭的机场开了天窗,走道中间成了泥土地,种了大量的绿色植物,像Las Vegas的酒店一样,感觉还真不错。

去租车公司拿了预定的车,开出来,熟悉的环境和道路,心里觉得很轻松自在。在北加呆了八个月了,开车还是挺紧张的,没有这种自在的感觉。

然后就赶去道场和师兄师姐们禅定。路过以前的公寓,转车进去看一眼。当年种在花坛里的树,自己走的时候,它已经长得又粗又大,绿叶把洗手间的窗子完全遮蔽起来。记得那时候天热,把洗手间的窗子整天开着,完全不担心隐私,并且望出去满是绿色,感觉非常的好。但这次过去看一眼,这棵树已经被人连根清除掉了。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,自己也说不清楚,心里面到底是风平浪静呢,还是暗涛汹涌。其实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,然后就开车,直奔道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