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妈周一的早上去上海签证。我这边是周日下午,正好打完坐,和同修一起去吃饭。然后就接到老妈的电话,开始签证才半个小时,她已经拿到签证了。顿时觉得生活里有了一件非常盼望的事情。这样的感觉真好。

在LA的时候,原先在密宗门下修行的David师兄,闲聊间告诉我,我有一世曾经犯下非常重的杀业,之所以没下地狱,是因为苦苦哀求那一世的洋莲师姐,得入佛门。

前世的事情,我不得而知。自己所知道的,自己的潜意识里面确实有很重的杀性。白天意识强的时候,它不会显现出来,睡梦里意识放下了,常常一不小心就是大开杀戒。昨夜又是,梦见儿子被山大王绑架了,自己一腔怒火,孤身上山,遇见山寨里正在吃饭,不管男女老少,求饶也不理,一律杀了。然后将醒时意识升起,又悔又惧。

大约我这一世,凡是和别人一起禅定,身体上都会吃很多的苦头,有时候还会持续几天,病一场。这也是还债吧。修行的路,还远得很呢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