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上为了把自己唤醒,从一层一层的梦里解脱出来。每一次醒来,都是在不同的房间和不同的床。然后意识到自己还是在梦里,再把自己唤醒一次。一共四次,最后真正醒过来的时候,脑子觉得非常的疲累。

昨晚上不知道什么活动,许多的人骑着自行车从家门口的马路上经过。不少人车上放着大声的音乐。发现哪怕最猛烈的摇滚,也比不上我们中国的唢呐来得气势恢宏,喜气洋洋的划破夜空,一路喧嚣而过,真是有力量极了。整个的车队半小时还没过完,我就懒得看,回房间睡觉了。

今天是我们租用的道场开光启用,非常的高兴,特记之。毕竟这是在北美的第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