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发生的事情还很多,自己也是每天都是从早忙到晚,但是心里一直很安静,波澜不起。

先是九月初的禅修营,那期间的经历,就不足在大众间传播了。禅修营结束第二天就搬家了。对自己的新居很喜欢。父母来了一定也会很喜欢,宽敞,明亮,前后还有两个不小的院子,老爸早上也不用跑到别人的家门口贼头贼脑的打拳去了。为此花了一些钱。这些年花在自己身上的,也就是这一点钱,再说一大半也是为了父母,所以也算是心安理得。

北加终于有了24小时的道场。我一直想要的,只是怕别人有压力,不愿意。结果YK说要,我当然是全力支持。于是就有了。我们几个三脚猫请师父法身开光,居然也开成了,在里面每次禅定非同小可。自己带禅定的时候,也少吃很多苦头。还遇到了一个飘荡了许多年的师兄,道场要开了,他突然自己找上门来了。我搬新家以后,他送我一幅观音像,这几天禅定,都是定在一片紫色的光中,非常的感谢他。为自己,也为老妈。因为老妈在厨房的时间长,我把她最喜欢的观音挂在厨房边上,她一定也很开心。

父母就要来了,心里是平静的喜悦。为他们装了中文电视,周围找好了他们可以去走走逛逛买菜的场所。万事具备,就等他们大驾光临了。

禅修营期间,台湾来的大师兄教我风水、八卦、易经,不得不佩服几千年前老祖宗的智慧,也终于知道,为什么孔子读天书一样的易经,可以韦编三绝了。可惜师父说,这是三界内的小法,禅宗要修一顿超三界的究竟法,所以不让弟子们沉迷在这些里。

还有什么事情呢?大师兄从我姓名里看,30岁以前有一次姻缘,30岁以后就没有了。然后说,我住房子要小心,很可能住风水极坏的房子;然后不要玩水,命数里是死于水的。不过修行人,命数就困不住了。又替父亲看,说,命数里应该不过70,但一开始修行,也是一样,命数困不住了。我倒是坦然。小时候每天夜里都睡不着,觉得人生无常,每天夜里数数,觉得来日无多,想到和父母分别,心里就说不出的难过。都忘记了自己曾经有几年这样的心境,那天突然想了起来。修行这几年,这寿者相,还真有些看得开了。

又替阿晖看,今后大约是身体、事业都不会很好;可惜我说服不动他修行,也说服不动他做一些功德。再看吧。有一次听师父说法,说他以前有一个弟子,有难就来修行,就来一次一次的求师父,过关以后就踪影全无。后来终于有一天,师父在心里把他放下了。当时听到这一段,心里就想到阿晖,就很难过。